返回首页本站服务关于本站在线咨询来访路线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法治资讯 | 业务受理 | 文书选登 | 站长专栏 | 民商专题 | 经济法专题 | 刑事专题 | 行政专题 | 程序专题 | 案例选登 | 法律法规 | 友情展示 | 环保律师
现在位置:首页 >> GO >> 长沙楚盛律师网 >> 经济法专题 >> 正文

我国法院认定知名商品的判断标准
www.cslawyer.com.cn 13-03-15 14:29:23  【关闭

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诉深圳市金鸿德贸易有限公司等侵犯商标专用权、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 裁判摘要 ]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指的知名商品,是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以及其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对于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的保护,应以该商品在中国境内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为必要,其知名度通常系由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或者从事其他经营活动而产生,但该商品在国外已知名的事实可以作为认定其国内知名度的参考因素。

  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 (SOCIETE CIVILE DE 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法定代表人:克里斯托弗萨林,该公司总经理。

  被告:深圳市金鸿德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彭小玲,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湖南生物医药集团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金文,该公司董事长。

  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因与被告深圳市金鸿德贸易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金鸿德公司 ) 、被告湖南生物医药集团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 以下简称生物医药公司 ) 发生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向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本案一审的争议焦点是: 1 .被告金鸿德公司使用“拉菲世族”文字和虚假宣传行为是否构成对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2 .被告使用的“ LAFITE FAMILY ”、图形标识及“ lafitefamily com ”域名是否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一、互联网及相关专业刊物中提到的著名的“ LAFITE ”葡萄酒,与作为“ LAFITE ”商标注册人的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能形成对应关系。因此,经过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原告商品即“ LAFITE ”葡萄酒在我国已具有了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并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依法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知名商品”。而“拉菲”与原告的“ LAFITE ”葡萄酒商品之间已经形成事实上唯一对应的法律关系,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与其他经营者的同类商品相区别,“拉菲”为原告“ LAFITE ”葡萄酒商品特有的名称。被告金鸿德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该名称,并在公司网站及宣传资料中使用该名称进行宣传,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商品来源于原告,因此,金鸿德公司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原告作为“ LAFITE ”品牌的持有人,其葡萄酒商品的知名度及其品牌历史,有诸多证据和公开信息可以证明。金鸿德公司作为中国法人,该公司及其商品显然与其宣传中所描述的“拉菲”、“ Thomas Jefferson ”、“罗斯柴尔德”和“拉菲庄园”无关,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品牌具有悠久历史及证明其商品与“最贵的拉菲葡萄酒”存在任何联系,金鸿德公司使用与原告的品牌历史相同或相似的要素,虚构品牌历史,意图使他人对其出品的葡萄酒商品产生与原告商品相关的误解,系虚假宣传行为,该行为足见金鸿德公司在其商品、网站及宣传手册上使用“ Lafite Family ”、“拉菲世族”、图形系列标识具有攀附原告商品的市场优势、搭原告品牌及商品知名度的便车之主观故意,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

  二、被控侵权商品与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两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其上使用的“ LAFITE FAMILY ”标识,由“ LAFITE ”和“ FAMILY ”两部分组成,完全包含了原告的第 1122916 号注册商标“ LAFITE ”,仅有字母大小写的区别,属于同一词汇,构成近似。被告金鸿德公司将“ Lafite ”与“ family ”这一个有其固定含义即“家庭、家族”的英文单词连用,在隔离状态下比对时,其“ Lafite Family ”表达方式不仅不会产生识别性,倒更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该标识的商品来源系原告或原告家族的系列商品,尤其在原告“ LAFITE ”商品在相关公众中有很高的知名度的情况下,这种误认会更加强烈,足以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混淆。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图形标识与原告的第 G764270 号图形注册商标,二者在隔离比对的状态下比较,都是以字母或单词为圆心、五支箭头呈放射状排列构成圆周的结构,二者在整体结构上构成相似;另外,根据一般消费者的认知习惯,对于由文字和图形构成的组合商标,一般会用文字的方式进行呼叫,本案中,原告第 G764270 号图形注册商标包括“ LAFITE ”文字,且由于原告本身也持有单独的“ LAFITE ”注册商标,在实际的宣传和使用中均称呼原告的商品为“ LAFITE ”,故原告的图形注册商标会呼叫为“ LAFITE ”,而被控侵权商品的图形标识中最为显著的文字为“ lafite family ”,其呼叫为“ lafite family ”,两者的呼叫相似,更容易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金鸿德公司未经商标注册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的标识,并将该标识用于公司网站及宣传资料中,其行为足以导致相关公众误以为金鸿德公司标注有“ LAFITE FAMILY ”及图形标识的葡萄酒商品的来源与原告存在特定的关系,从而侵犯了原告的两注册商标专用权。

  被告金鸿德公司在互联网站中使用“ lafitefamily com ”的域名,该域名主体“ lafitefamily ”完全包含了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 LAFITE ”注册商标的字母,其在该网站使用“ Lafite ”和“ Family ”组合、“拉菲世族”及图形标识为葡萄酒商品的销售进行包装和宣传,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被告提供的商品来源于原告,或者误认为被告提供的侵权商品系经原告授权、许可等,客观上削弱了原告商标与原告之间唯一的特定联系,构成对原告“ LAFITE ”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被告生物医药公司作为侵权产品的销售者,亦构成对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和不正当竞争,两被告均应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法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及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对于赔偿损失数额的确定,原审法院认为,在被告金鸿德公司的上述侵权行为中,其在葡萄酒商品、网站及宣传资料上使用原告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拉菲世族”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及使用“ LAFITE FAMILY ”、图形标识的商标侵权行为,主要发生在同一侵权载体即葡萄酒商品及其宣传上,侵权的核心内容均为混淆商品来源,因此侵权产生的损失混同,无法区分,故就该两种行为可依商标侵权确定;就“ lafitefamily com ”域名发生的商标侵权行为而言,该域名构成商标侵权的条件之一为“通过该域名进行相关商品交易的电子商务”,而 Http :// www lafitefamily com 网站对金鸿德公司品牌历史渊源的虚假宣传,正是为其葡萄酒商品交易即进行电子商务而作的包装和宣传,故该商标侵权行为与不正当竞争行为结果混同,从其效果而言,“ lafitefamily com ”域名的使用是其虚假宣传的载体,虚假宣传构成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更为直接,故就两种行为而言,依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确定赔偿,不再分别赔偿。对于上述赔偿数额的确定,还应考虑原告商标和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之知名度、侵权的情节、主观故意及原告维权所支出的必要费用等情况综合确定。基于金鸿德公司承认生物医药公司从该公司处购得被控侵权商品的事实,属于能够提供合法来源,且也没有证据证明生物医药公司知假卖假,符合商标法规定的免责条件,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关于上述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参照商标侵权的赔偿方法确定的相关规定,原审法院依法确认被告生物医药公司对其商标侵权行为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具有法定的免赔事由,不予承担赔偿责任。

  据此,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 ( ) 项、第 ( ) 项、第 ( ) 项及第二款,《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五条第 ( ) 项、第九条第一款、第二十条,《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 ( ) 项、第 ( ) 项、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条第一款、第四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 ( ) 项、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及《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于 2011 2 28 日判决:

  一、被告金鸿德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生产和销售的葡萄酒商品上、 Http :// www lafitefamily com 网站及宣传资料中使用侵犯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第 1122916 号“ LAFITE ”与第 G764270 号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的“ LAFITE FAMILY ”及图形标识;

  二、被告金鸿德公司立即停止在其生产和销售的葡萄酒商品上、 Http :// www 1afitefamily com 网站及宣传资料中使用与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拉菲”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拉菲世族”文字;

  三、被告金鸿德公司就上述第一、二项的侵权行为赔偿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 25 万元;

  四、被告金鸿德公司立即停止在 Http :// www lafitefamily com 网站及宣传资料中通过虚假宣传对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注销侵犯原告第 1122916 号“ LAFITE ”注册商标专用权的“ lafitefamily com ”域名;

  五、被告金鸿德公司就上述第四项的侵权行为赔偿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 5 万元;

  六、被告生物医药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被告金鸿德公司的使用有“拉菲世族”、“ LAFITE FAMILY ”、图形标识的葡萄酒商品及立即停止使用被告金鸿德公司的包含前述标识与虚假宣传内容的宣传资料;

  七、被告金鸿德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中国工商报》上刊登声明,为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消除影响,该声明内容由原审法院先行审核;逾期不履行的,由原审法院在该报上发布判决内容,相关费用由被告金鸿德公司负担;

  八、以上第三、五项确定的赔偿义务共计人民币 30 万元,由被告金鸿德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

  九、驳回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给付金钱义务,被告金鸿德公司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 9300 元,由原告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负担 1000 元,被告金鸿德公司负担 8300 元。

  金鸿德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主要理由是: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注册商标与上诉人的二商标存在设计使用元素、直观外形等方面有重大区别,因此不应认定上诉人的商标侵犯了被上诉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被上诉人至今未在国内取得对“拉”“菲”“世”“族”或其组合的注册商标权,没有取得“拉菲”名称的专用权,被上诉人的“ LAFITE ”与图形注册商标亦不属于驰名或知名商标,被上诉人诉上诉人不正当竞争证据不足。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辩称:被上诉人的“ LAFITE ”与图形注册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在相关公众中具有了非常高的知名度。被控侵权商标与被上诉人注册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且上诉人金鸿德公司注册并使用的“ lafitefamily com ”域名与被上诉人的“ LAFITE ”注册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侵犯了被上诉人注册商标专用权。被上诉人的“ LAFITE ”注册商标音译为中文“拉菲”,“拉菲”在中国境内经过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已构成了被上诉人知名商品特有名称,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拉菲世族”与被上诉人“拉菲”知名商品特有名称构成混淆性近似,上诉人还在其产品宣传手册、网站中虚构拉菲酒庄的相关事实,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原审被告生物医药公司提交诉讼意见称:其是涉案葡萄酒的使用者,不是销售者,服从一审判决。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并另查明,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在中国内地销售葡萄酒商品正面使用的是外文瓶贴,该外文瓶贴中标注有“ LAFITE ”、图形注册商标,背面使用的是中文瓶贴,该中文瓶贴在顶端中部用较大字体突出标注“拉菲”二字,在中下部标注“由罗斯柴尔 ( 拉菲 ) 堡灌装”字样。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 1 .上诉人金鸿德公司是否侵犯了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所有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2 .金鸿德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3 .原审法院认定的赔偿金额是否恰当。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一、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系第 1122916 号“ LAFITE ”与第 G764270 号图形注册商标专用权人,其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受我国法律保护。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或者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权的行为。本案中,被控侵权商品为葡萄酒,与被上诉人第 1122916 号“ LAFITE 注册商标、第 G764270 号图形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同属于《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第 33 类,系相同商品。将被控侵权商品上使用的“ LAFITE FAMILY ”标识及“”标识与被上诉人的注册商标在隔离的状态下进行比对,其中,“ LAFITE FAMILY ”标识完整包含了上诉人金鸿德公司的第 1122916 号注册商标“ LAFITE ”文字,图形标识的构图则与上诉人第 G764270 号注册商标图形的构图整体结构相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被上诉人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因此,上诉人金鸿德公司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在其葡萄酒商品上使用“ LAFITE FAMILY ”、图形标识的行为侵犯了被上诉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其关于“ LAFITE FAMILY ”、图形标识与注册商标不相同或不相似,其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 ( ) 项规定,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注册为域名,并且通过该域名进行相关商品交易的电子商务,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行为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 ( ) 项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本案中,上诉人金鸿德公司使用的域名“ lafitefamily com ”完整包含了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第 1122916 号注册商标“ LAFITE ”文字,上诉人并在该网站中结合“ Lafitefamily ”、图形等标识对其葡萄酒商品进行宣传、推广,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上诉人提供的商品来源于被上诉人,上诉人的这一行为属于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侵犯了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第 1122916 号“ LAFITE ”注册商标专用权。金鸿德公司关于其使用的域名没有侵犯被上诉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二、争议焦点 2 主要涉及“ LAFIT ”葡萄酒是否为知名商品,“拉菲”是否为“ LAFITE ”葡萄酒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以及上诉人金鸿德公司使用“拉菲世族”名称等行为是否构成对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不正当竞争等问题。关于“ LAFITE ”葡萄酒是否为知名商品,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指的知名商品,是指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商品。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亦可适当考虑国外已知名等因素。根据查明的事实,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生产的“ LAFITE ”葡萄酒具有较长的品牌历史,在法国被认为是最好的葡萄酒之一。在“ LAFITE ”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前,我国内地相关媒体和主流中文网站就对其进行了较为广泛的宣传报道。“ LAFITE ”葡萄酒自 2006 年开始进入中国市场后,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通过在其公司网站进行产品品牌介绍和举行高端品酒会等形式对其“ LAFITE ”葡萄酒产品进行宣传推广,国内相关媒体和网站也持续对“ LAFITE ”葡萄酒产品进行了宣传报道。由这些事实可以看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生产的“ LAFITE ”葡萄酒在我国葡萄酒市场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应认定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指的知名商品。

  关于“拉菲”是否为“ LAFITE ”葡萄酒的特有名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的商品的名称应当认定为商品特有的名称。本案中,“拉菲”为“ LAFITE ”文字的直接音译,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不仅在其产品上实际使用中文“拉菲”作为其“ LAFITE ”葡萄酒商品的名称,在其自己的宣传资料及网站中亦将“ LAFITE ”葡萄酒称呼为“拉菲”葡萄酒,而国内相关媒体及百度百科、维基百科等中文网站在对“ LAFITE ”葡萄酒进行报道时,也一致称其为“拉菲”,没有证据显示“ LAFITE ”葡萄酒除“拉菲”外,还使用了其他中文名称,因此,“拉菲”事实上系“ LAFITE ”葡萄酒知名商品唯一对应的中文名称,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性,应认定其为“ LAFITE ”葡萄酒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上诉人金鸿德公司在其葡萄酒商品上突出使用“拉菲世族”文字,该文字不仅完整包含了“拉菲”二字,且“拉菲”二字构成该组文字的主要识别和呼叫部分,二者构成近似。金鸿德公司未经许可,在相同商品上擅自使用与他人知名商品近似的商品名称,造成和他人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其行为构成对被上诉人的不正当竞争,应承担相应的责任。金鸿德公司关于其使用“拉菲世族”文字不构成侵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关于上诉人金鸿德公司对其产品所作宣传是否虚假、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根据金鸿德公司提交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金鸿德公司系 2008 7 8 日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系中国法人,其显然与“ LAFITE ”品牌“历史悠久”、“前美国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系其品牌拥护者”、“ 1868 年詹姆士·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公开拍卖会上购得拉菲古堡”等要素没有关联,但在金鸿德公司的官方网站及产品宣传资料中对被控侵权葡萄酒商品所作宣传和介绍却包含了以上要素,上诉人的行为系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其关于未实施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上诉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三、在本案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未能证明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及被侵权人所受到的损失,因此,原审法院按照法定赔偿的方式确定本案的赔偿金额是正确的,在具体的赔偿数额方面,原审法院综合涉案侵权行为损失混同、商标和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之知名度、侵权的情节、主观故意及维权所支出的必要费用等情况酌定上诉人金鸿德公司赔偿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 30 万元并无不妥。上诉人虽然主张赔偿数额过高,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其关于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金额过高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本案中,上诉人金鸿德公司的行为侵犯了被上诉人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亦构成对尚杜·拉菲特罗兹施德民用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其上诉请求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据此,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 ( ) 项之规定,于 2011 8 17 日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 9300 元,由上诉人金鸿德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最新热门
·行政处罚的对象应是有违法行为的公民、法人或者其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职责和权力
·是否确为国土部门不履行办证法定职责
·未听取意见,而程序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经国务院法制办批准设立执法机构,具有行政主体资
·复议机关应决定撤销没有证据、依据的具体行政行为
·具体行政行为,撤销前具有法定的确定力、拘束力和
·执行生效行政决定的实施行为不属行政复议范围
·属于国家赔偿的违法侵权情形的界定
·国土资源局限期腾地行政强制措施符合法定程序要求
最新推荐
最新图片

第八期环境法律实务研习班在京圆满结束
房地产律师-曾令佳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扫描
湖南省律师服务收费标准

本站首页 | 本站服务 | 关于本站 | 反馈留言 | 法律咨询 | 来访路线


本站系公益网站,所载文章,仅供学习、研究以及为网友提供参考。本站文章版权归该文章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观点。
Copyright 2006-2008 www.cslawy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楚盛律师网版权所有 湘ICP备 号
文钰律师手机:13507319434 业务联系邮箱: wen943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