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本站服务关于本站在线咨询来访路线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法治资讯 | 业务受理 | 文书选登 | 站长专栏 | 民商专题 | 经济法专题 | 刑事专题 | 行政专题 | 程序专题 | 案例选登 | 法律法规 | 友情展示 | 环保律师
现在位置:首页 >> GO >> 长沙楚盛律师网 >> 经济法专题 >> 正文

股东对于新增资本的优先认缴权应有合理期限
www.cslawyer.com.cn 13-03-15 14:21:15  【关闭

绵阳市红日实业有限公司、蒋洋诉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效力及公司增资纠纷案

[ 裁判摘要 ]

  一、在民商事法律关系中,公司作为行为主体实施法律行为的过程可以划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公司内部的意思形成阶段,通常表现为股东会或董事会决议;二是公司对外作出意思表示的阶段,通常表现为公司对外签订的合同。出于保护善意第三人和维护交易安全的考虑,在公司内部意思形成过程存在瑕疵的情况下,只要对外的表示行为不存在无效的情形,公司就应受其表示行为的制约。  

  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缴出资。从权利性质上来看,股东对于新增资本的优先认缴权应属形成权。现行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该项权利的行使期限,但从维护交易安全和稳定经济秩序的角度出发,结合商事行为的规则和特点,人民法院在处理相关案件时应限定该项权利行使的合理期间,对于超出合理期间行使优先认缴权的主张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0) 民提字第 48

  申请再审人 ( 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 ) :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木高,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华萍,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夏惠民,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 ( 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 ) :福建省固生投资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木高,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华萍,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夏惠民,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 ( 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 ) :陈木高。

  委托代理人:华萍,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夏惠民,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 ( 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 ) :绵阳市红日实业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蒋洋,董事长兼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姚惠娟,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宏顺,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 ( 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 ) :蒋洋。

  委托代理人:姚惠娟,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宏顺,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福建省固生投资有限公司、陈木高为与被申请人绵阳市红日实业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效力及公司增资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6) 川民终字第 515 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 2009 11 16 日以 (2008) 民申字第 1457 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张勇健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雷继平、代理审判员刘崇理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白雪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关于科创公司 2003 12 16 日股东会通过的吸纳陈木高为新股东的决议的效力问题,红日公司和蒋洋主张无效的理由是,科创公司只提前 11 日通知各股东召开股东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1999 年修订,以下简称 99 公司法 ) 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召开股东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的规定,且在增资扩股的问题上通知书也不明确。从本案查明的事实反映,蒋洋在本案中具有多重身份,既是原告红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在 2003 7 2 日以前是科创公司的最大股东和董事长,此后至 12 16 日期间,是科创公司的最大股东和董事。蒋洋在任科创公司董事长期间,科创公司签订了与陈木高等就石桥铺项目进行合作的合作协议,而且参加了 2003 12 16 日的股东会并对会议议题行使了表决权,对其中“吸纳 陈木高先生为新股东”的议题投了反对票。根据 99 公司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关于“股东会对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分立、合并、解散或者变更公司形式作出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的规定,股东会决议的效力不取决于股东会议通知的时间及内容,而决定于股东认可并是否达到公司法的要求。查明的事实反映, 2003 12 16 日“吸纳 陈木高先生为新股东”的决议中涉及科创公司增资扩股 800 万元和该 800 万元增资由陈木高认缴的内容已在股东会上经科创公司 75 49 %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因此“吸纳 陈木高先生为新股东”的决议符合上述规定,该决议有效。红日公司和蒋洋以通知的时间不符合法律规定,内容讨论不符合议事程序主张“吸纳 陈木高先生为新股东”决议无效的理由不成立。

  关于科创公司与陈木高于 2003 12 18 日签订的《入股协议书》的效力问题。红日公司和蒋洋主张该协议是科创公司与陈木高恶意串通损害其股东利益而签订的,但根据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其并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事实存在。庭审中红日公司和蒋洋提出科创公司于 2005 12 25 日在工商局办理的科创公司变更登记不真实的主张,这涉及工商部门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问题,是另一层法律关系,不属本案审理范围。经审查,该《入股协议书》的主体适格,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应为有效协议。故红日公司和蒋洋关于《入股协议书》无效的主张不成立。

  关于红日公司和蒋洋能否优先认缴科创公司 2003 12 16 日股东会通过新增的 800 万元资本,并由科创公司承担相应损失的问题。按照 99 公司法第三十三条关于“股东按照出资比例分红。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可以优先认缴出资”的规定,蒋洋、红日公司作为科创公司的股东,对公司新增资本享有优先认缴权利。但 99 公司法对股东优先认缴权的期间未作规定。 2006 5 9 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 若干问题的规定 ( ) 》第二条规定:“因公司法实施前有关民事行为或者事件发生纠纷起诉到人民法院的,如当时的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时,可以参照适用公司法的有关规定”。 2005 年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 以下简称新公司法 ) 也未对股东优先认缴权行使期间作规定,但新公司法第七十五条第一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第二款规定“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条虽然针对的是异议股东的股权回购请求权,但按照民法精神从对等的关系即公司向股东回购股份与股东向公司优先认缴出资看,后者也应当有一个合理的行使期间,以保障交易的安全和公平。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红日公司和蒋洋在 2003 12 22 日就向科创公司主张优先认缴新增资本 800 万元,于 2005 12 12 日才提起诉讼,这期间,陈木高又将占出资比例 56 42 %股份转让给固生公司,其个人又陆续与其他股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全部办理了变更登记,从 2003 12 25 日起至今担任了科创公司董事长,科创公司的石桥铺项目前景也已明朗。因此红日公司和蒋洋在 2005 12 12 日才提起诉讼不合理。 2003 12 16 日的股东会决议、《入股协议书》合法有效,红日公司和蒋洋主张优先认缴权的合理期间已过,故其请求对 800 万元资本优先认缴权并赔偿其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 2003 12 16 日股东会决议和《入股协议书》合法有效。红日公司和蒋洋在 2003 12 22 日向科创公司主张优先权时,上述两协议已经生效并已在履行过程中,但红日公司和蒋洋没有及时采取进一步的法律措施实现其优先权。本案起诉前,围绕科创公司和公司股权又发生了一系列新的民事、行政关系,形成了一系列新的交易关系,为保障交易安全,红日公司和蒋洋在本案中的主张不能成立。据此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 (2006) 绵民初字第 2 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红日公司、蒋洋的诉讼请求。第一审案件受理费 50 010 元,其他诉讼费 25 005 元,合计 75 015 元,由红日公司和蒋洋共同负担。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并补充认定以下事实: 2001 7 月,科创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156 万元,股东 20 人,均为自然人,蒋洋出资 52 万元,出资比例为 33 33 %,担任董事长。 2003 1 20 日,科创公司通过挂牌出让方式取得绵阳高新区石桥铺国际招商区 325 亩住宅项目用地,但没有支付土地出让金,没有取得土地使用权证。 2003 3 31 日,科创公司与林大业、陈木高、高新区管委会签订石桥铺项目合作协议书,约定由科创公司负责支付地价款,由陈木高负责项目开发资金及建设。同年 9 月,科创公司董事长变更为李红,新增注册资本 319 37 万元,注册资本变更为 475 37 万元,变更后股东为 23 位,增加了自然人股东 2 人和法人股东红日公司。蒋洋出资从 52 万元变更为 67 6 万元,出资比例变为 14 22 %,红日公司新出资 27 6 万元,出资比例为 5 81 %。科创公司的章程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有优先认缴出资的权利;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于会议召开 15 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通知以书面形式发送,并载明会议时间、地点、内容;股东大会对公司增加减少注册资本作出决议。同年 12 16 日,科创公司召开股东会,讨论了陈木高入股的《入股协议书》,通过了吸纳陈木高为新股东的提案,蒋洋和红日公司投反对票。同月 18 日,科创公司和陈木高签订《入股协议书》,约定由陈木高出资 800 万元,以每股 1 3 元认购 615 38 万股。同月 22 日,陈木高以付地款名义向科创公司账户汇入购股款 800 万元,红日公司要求优先认缴新增资本。同月 25 日,科创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为陈木高,注册资本变为 1090 75 万元,陈木高占 56 4 %。 2003 12 26 日,科创公司缴纳土地款 800 万元。 2004 3 5 日,科创公司交清全部土地款 13 020 175 元,取得土地使用证。 2005 2 1 日,科创公司召开股东会形成决议,通过陈木高将 1 万股赠与固生公司的提案,红日公司和蒋洋参加会议,投弃权票。同年 3 1 日,陈木高将 614 38 万股转让给固生公司,固生公司持有科创公司股份共计 615 38 万股。 2005 2 月至 2006 11 月,陈木高以每股 1 2 元的价格收购了其他自然人股东 315 71 万股。科创公司股东变更为:固生公司 615 38 万股,占 56 42 %; 陈木高 315 71 万股,占 28 94 %;蒋洋 67 60 万股,占 6 20 %;红日公司 27 60 万股,占 2 53 %;其他自然人股东 11 人,共 64 46 万股,占 5 91 %。目前,科创公司拟开发的石桥铺项目仅修了一条从城区公路通往项目所在地的 200 米左右的水泥路,整个项目因拆迁和规划等问题尚未破土动工。

  

  本院认为:根据本案的事实和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本案再审程序中有以下两个争议焦点:一、 2003 12 16 日科创公司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和 2003 12 18 日科创公司与陈木高签订的《入股协议书》是否有效;二、红日公司和蒋洋是否能够行使对科创公司 2003 年新增的 615 38 万股股份的优先认缴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 2003 12 16 日科创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时,现行公司法尚未实施,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 若干问题的规定 ( ) 》第二条的规定,当时的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的,可参照适用现行公司法的规定。 99 公司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可以优先认缴出资。”根据现行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公司新增资本时,股东的优先认缴权应限于其实缴的出资比例。 2003 12 16 日科创公司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在其股东红日公司、蒋洋明确表示反对的情况下,未给予红日公司和蒋洋优先认缴出资的选择权,迳行以股权多数决的方式通过了由股东以外的第三人陈木高出资 800 万元认购科创公司全部新增股份 615 38 万股的决议内容,侵犯了红日公司和蒋洋按照各自的出资比例优先认缴新增资本的权利,违反了上述法律规定。现行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根据上述规定,科创公司 2003 12 16 日股东会议通过的由陈木高出资 800 万元认购科创公司新增 615 38 万股股份的决议内容中,涉及新增股份中 14 22 %和 5 81 %的部分因分别侵犯了蒋洋和红日公司的优先认缴权而归于无效,涉及新增股份中 79 97 %的部分因其他股东以同意或弃权的方式放弃行使优先认缴权而发生法律效力。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6) 绵民初字第 2 号民事判决认定决议全部有效不妥,应予纠正。该股东会将吸纳陈木高为新股东列为一项议题,但该议题中实际包含增资 800 万元和由陈木高认缴新增出资两方面的内容,其中由陈木高认缴新增出资的决议内容部分无效不影响增资决议的效力,科创公司认为上述两方面的内容不可分割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003 12 18 日科创公司与陈木高签订的《入股协议书》系科创公司与该公司以外的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应适用合同法的一般原则及相关法律规定认定其效力。虽然科创公司 2003 12 16 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部分无效,导致科创公司达成上述协议的意思存在瑕疵,但作为合同相对方的陈木高并无审查科创公司意思形成过程的义务,科创公司对外达成协议应受其表示行为的制约。上述《入股协议书》是科创公司与陈木高作出的一致意思表示,不违反国家禁止性法律规范,且陈木高按照协议约定支付了相应对价,没有证据证明双方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利益,因此该协议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所规定的合同无效的情形,应属有效。《入股协议书》对科创公司新一届董事会的组成及董事长、总经理人选等公司内部事务作出了约定,但上述约定并未排除科创公司内部按照法律和章程规定的表决程序作出决定,不导致合同无效。二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一款第 ( ) 项的规定认定该《入股协议书》无效属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问题,虽然科创公司 2003 12 16 日股东会决议因侵犯了红日公司和蒋洋按照各自的出资比例优先认缴新增资本的权利而部分无效,但红日公司和蒋洋是否能够行使上述新增资本的优先认缴权还需要考虑其是否恰当地主张了权利。股东优先认缴公司新增资本的权利属形成权,虽然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该项权利的行使期限,但为维护交易安全和稳定经济秩序,该权利应当在一定合理期间内行使,并且由于这一权利的行使属于典型的商事行为,对于合理期间的认定应当比通常的民事行为更加严格。本案红日公司和蒋洋在科创公司 2003 12 16 日召开股东会时已经知道其优先认缴权受到侵害,且作出了要求行使优先认缴权的意思表示,但并未及时采取诉讼等方式积极主张权利。在此后科创公司召开股东会、决议通过陈木高将部分股权赠与固生公司提案时,红日公司和蒋洋参加了会议,且未表示反对。红日公司和蒋洋在股权变动近两年后又提起诉讼,争议的股权价值已经发生了较大变化,此时允许其行使优先认缴出资的权利将导致已趋稳定的法律关系遭到破坏,并极易产生显失公平的后果,故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6) 绵民初字第 2 号民事判决认定红日公司和蒋洋主张优先认缴权的合理期间已过并无不妥。故本院对红日公司和蒋洋行使对科创公司新增资本优先认缴权的请求不予支持。

  红日公司和蒋洋在一审诉讼请求中要求科创公司承担其相应损失,但未明确请求赔偿的损失数额,也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本院对此不予审理。本案再审期间,红日公司一方主张基于新增股权对科创公司进行了投入,该主张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其对此可以另行提起诉讼。

  综上,红日公司、蒋洋的诉讼请求部分成立,但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6) 川民终字第 515 号民事判决认定红日公司和蒋洋可以行使优先认缴科创公司 2003 年新增 615 38 万股股份的权利,事实根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应予撤销。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 ( ) 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6) 川民终字第 515 号民事判决,撤销四川省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6) 绵民初字第 2 号民事判决;

  二、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 2003 12 16 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中由陈木高出资 800 万元认购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新增 615 38 万股股份的决议内容中,涉及新增股份 20 03 %的部分无效,涉及新增股份 79 97 %的部分及决议的其他内容有效;

  三、驳回四川省绵阳市红日实业有限公司、蒋洋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 75 015 元、保全费 5000 元,共 80 015 元,由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37 507 5 元,四川省绵阳市红日实业有限公司、蒋洋负担 42 507 5 元;二审案件受理费 75 015 元,由绵阳高新区科创实业有限公司负担 37 507 5 元,四川省绵阳市红日实业有限公司、蒋洋负担 37 507 5 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勇健

审 判 员 雷继平

代理审判员 刘崇理

0 0 年十一月八日

书 记 员 白 雪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最新热门
·行政处罚的对象应是有违法行为的公民、法人或者其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职责和权力
·是否确为国土部门不履行办证法定职责
·未听取意见,而程序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经国务院法制办批准设立执法机构,具有行政主体资
·复议机关应决定撤销没有证据、依据的具体行政行为
·具体行政行为,撤销前具有法定的确定力、拘束力和
·执行生效行政决定的实施行为不属行政复议范围
·属于国家赔偿的违法侵权情形的界定
·国土资源局限期腾地行政强制措施符合法定程序要求
最新推荐
最新图片

第八期环境法律实务研习班在京圆满结束
房地产律师-曾令佳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扫描
湖南省律师服务收费标准

本站首页 | 本站服务 | 关于本站 | 反馈留言 | 法律咨询 | 来访路线


本站系公益网站,所载文章,仅供学习、研究以及为网友提供参考。本站文章版权归该文章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观点。
Copyright 2006-2008 www.cslawy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楚盛律师网版权所有 湘ICP备 号
文钰律师手机:13507319434 业务联系邮箱: wen9434@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