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本站服务关于本站在线咨询来访路线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法治资讯 | 业务受理 | 文书选登 | 站长专栏 | 民商专题 | 经济法专题 | 刑事专题 | 行政专题 | 程序专题 | 案例选登 | 法律法规 | 友情展示 | 环保律师
现在位置:首页 >> GO >> 长沙楚盛律师网 >> 刑事专题 >> 正文

死刑案件的证据必须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
www.cslawyer.com.cn 13-03-15 13:55:28  【关闭

马清元等人贩卖、运输毒品案


  问题提示:被告人提出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系在遭受刑讯逼供下所作,一审未予审查的,二审该如何解决?案件中个别证据存在瑕疵的,如何审查及补正?
  【要点提示】
  根据 两高三部 《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査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死刑案件事实的证明,必须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对于非法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应当依照一定的程序予以排除;对于存在瑕疵的证据,要经有关办案人员及时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确保对被告人犯罪事实的认定能够排除合理怀疑,从而保障被告人权利,维护司法公正。
  【案例索引】
  一审: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9 )兰法刑二初字第 015 号( 2009 12 1 日)
  二审: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0 )甘刑二终字第 35 号( 2011 1 10 日)
  复核审:最高人民法院( 2011 )刑三复 53951874 号( 2011 4 7 日)
  【案情】
  公诉机关:甘肃省兰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马清元
  被告人:马占林
  被告人:王清
  被告人:马玉海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2008 1 月初,被告人马清元与马占林在甘肃省兰州市共谋从云南购买毒品到甘肃贩卖,并商定由马占林在云南负责联系购买并提供毒品,马清元负责筹集资金和雇人运输毒品。此后,马清元邀约被告人王清、 跑车 (具体姓名不详,在逃)等人出资入伙参与贩毒。 2008 3 月上旬,马占林在云南电话告知马清元已联系好毒品,并提供银行账户号码要求汇款。同年 3 8 日、 16 日,马清元指使其情妇马艳霞在甘肃省临夏市先后四次向马占林汇款共 55 万元,并安排马艳霞向王清、 跑车 提供了马占林的银行账户号码。 跑车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先后两次向马占林汇款共 32 万元。王清在甘肃省广河县先后三次向马占林汇款共 26.5 万元,还安排他人使用 马成忠 的银行账户在兰州市向马占林另汇款 30 万元。综上,马清元和王清等人向马占林汇去购毒资金共计 143.5 万元。
  同年 3 月中旬,被告人马清元以 5 万元的报酬雇佣被告人马玉海为其运输毒品。马玉海按照马清元的电话指令,于 3 月底驾驶一辆车牌号为甘 N10103 东风康明斯货车前往云南,并于 3 30 日在云南省大理市从被告人马占林手中接取到毒品。马玉海将毒品藏匿于货车驾驶室音响夹层中,于次日驾车离开云南, 4 1 日晚到达四川省成都市, 4 2 2 时许,公安人员在成都市浩翔物流园将马玉海抓获,从其所驾货车上查获海洛因 27 块,共计净重 9400.6 克,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片剂毒品两包,共计 1261.3 克。同日,马清元、王清在甘肃省和政县被抓获,马占林在云南省大理市被抓获。
  甘肃省兰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马清元、马占林、王清、马玉海的行为触犯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 347 2 款第( 1 )项之规定,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
  【审判】
  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马清元、马占林伙同被告人王清,为牟利而大量购买毒品,欲从云南运至甘肃兰州进行贩卖,其行为均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且毒品数量特别巨大,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马玉海明知是毒品,为牟利接受马清元指使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运输毒品罪。在共同犯罪中,马清元、马占林提出犯意,马清元出资并组织指挥运输毒品,马占林提供毒品货源,均起主要作用,属主犯。王清参与出资购买毒品,马玉海直接运输毒品,亦属主犯,但鉴于王清没有参与组织购买运输,马玉海受他人指使运输毒品,可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 三百四十七条 第二款(一)项,第 二十五条 第一款,第 二十六条 第一、四款,第 四十八条 第一款,第 五十七条 第一款,第 六十四条 ,第 六十一条 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马清元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被告人马占林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三、被告人王清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四、被告人马玉海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马清元、马占林等提出上诉。马清元上诉提出,未贩卖毒品,从被告人王清处所借和汇给马占林的钱是贩卖茶叶的资金,不知被告人马玉海拉运毒品;在侦査阶段的供述是侦查人员刑讯逼供形成的。要求撤销原判,宣告无罪。马清元的辩护人提出,没有证据证明马清元的汇款用于购买毒品;辨认笔录无见证人或见证人无基本情况;侦査机关对马清元涉嫌刑讯逼供,所获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马清元指使马玉海运输毒品的证据不足,要求宣告无罪。马占林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马占林受马清元指派贩卖、运输毒品,属从犯,原判量刑畸重,毒品未流入社会,马占林认罪态度好,要求从轻或减轻处罚。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各上诉人所提的上诉意见,经査均不成立,不予采纳。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 一百八十九条 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核准对被告人王清、马玉海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对被告人马清元、马占林的死刑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马清元、马占林为牟取非法利益,购买毒品并雇佣他人运输毒品的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指挥作用,均系主犯,应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马清元、马占林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 一百九十九条 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 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 二条 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核准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0 )甘刑二终字第 35 号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马清元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马占林以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裁定。
  【评析】
  本案系典型的贩卖、运输毒品犯罪,且数量巨大。根据《 刑法 》第 347 2 款第( 1 )项之规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本案各被告人被指控贩卖、运输毒品海洛因 27 块,净重 9400.6 克,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片剂毒品两包,计 1261.3 克,且被告人从云南运往甘肃,欲在内地进行其他毒品犯罪,是司法实践中贩卖、运输毒品数量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的毒品犯罪类型,应依法惩处。被告人马清元等人在一审判处其死刑后,分别提出在侦査阶段的供述是侦查人员刑讯逼供形成,有鉴于此,对本案证据的审査尤其是对被告人供述的审查,是本案正确适用法律的关键,也是本案的重点。
  一、对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审查判断
  被告人供述和辩解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就有关案件的事实情况向侦査机关、检察机关、人民法院等所作的陈述,简称为 口供 。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作为我国《 刑事诉讼法 》明确规定的一种证据形式,对于认定案件事实具有重要的作用。由于被告人的口供通常可以直接证明案件事实,长期以来,审判实践中形成了 重口供、轻调査取证 的做法,甚至认为只要拿到被告人的口供,案件的侦破工作便 大功告成 ,这不利于刑事案件的侦破,更不利于切实保障被告人合法权利。 2010 7 1 日正式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査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排除非法证据规定》),明确了办理死刑案件,对被告人犯罪事实的认定,必须达到的 证据确实、充分 的具体标准,规定了对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审查判断要点,并进一步完善了排除非法证据的程序,对审判实践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一)排除非法证据程序的启动
  《排除非法证据规定》不仅明确了非法证据的种类,也对排除非法证据程序作了较为详细的规定,依该规定,对于非法言词证据,在人民检察院审査批准逮捕、审查起诉,一、二审等程序中,均应依法予以排除。《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第 12 条规定: 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审判前供述是非法取得的意见,第一审人民法院没有审查,并以被告人审判前供述作为定案根据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被告人审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进行审查 ……”
  该《规定》明确了非法言词证据第二审阶段的审查、判断规则,明确了对于非法言词证据排除规则的救济程序。
  本案中,被告人马清元在一审中就以其身体存在损伤为由,提出其在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不真实,不能以其在侦查阶段所作的不利于自己的有罪供述作为公诉机关指控其犯罪的证据之一。根据《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第 6 条的规定,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审判前供述是非法取得的,法庭应当要求其提供涉嫌非法取证的人员、时间、地点、方式、内容等相关线索或者证据。一审法院在已知道马清元身体上存在损伤的情况下,考虑到马清元等人毒品犯罪数量特别巨大,对于马清元辩称的存在刑讯逼供的情形未启动 排除 程序,没有对马清元身体存在的客观损伤作出结论性意见。事实上,马清元的此点辩解,涉及到公安机关的侦査手段是否合法、被告人供述是否系以非法方式取得,进而决定据以定案的证据是否真实、可靠,是否达到证据 确实、充分 的证明标准。此外, 两个证据规定 2010 7 1 日实施,本案二审期间, 两个证据规定 已开始实施,理应遵照 两个证据规定 对本案证据进行审査判断。故二审中启动排除非法证据程序系依法有据。
  (二)对被告人马清元提出的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是侦查人员刑讯逼供形成的辩解的审查
  对被告人所作的上述辩解,二审法院在启动排除非法证据程序后,依法有据开展了如下工作:
  首先,全面审査本案证据,尤其认真审査各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从审査的情况看,各被告人对于毒品犯罪的供述符合案情和常理,且前后并不存在矛盾。为严把死刑案件的证据关,根据《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第 18 条第 1 款第( 4 )项规定,对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应当着重审査 被告人的供述有无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的情形,必要时可以调取被告人进出看守所的健康检查记录、笔录 。为此,在二审开庭审理前,本案二审法官和甘肃省检察院的检察人员一同提审了被告人马清元,査看马清元身体是否存在损伤,对于马清元身体的损伤听取了马清元的解释。
  其次,在全面审查的基础上,对于被告人马清元所提刑讯逼供的辩解,进行了法庭调查。《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第 5 条第 1 款规定: 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在开庭审理前或者庭审中,提出被告人审判前供述是非法取得的,法庭在公诉人宣读起诉书之后,应当先行当庭调查。 依据该规定,二审合议庭对本案侦查阶段是否有刑讯逼供的问题先行进行法庭调査,针对被告人马清元身上伤情较多的具体情况,经当庭调查,马清元承认其左前臂、左小腿、左踝部、后枕部正中愈合刀伤与本案无关,但不承认其腹部刀伤是自伤行为的结果,仍以腹部刀伤和右鬓部发髻处的外伤是侦査人员刑讯逼供形成的进行辩解。
  对于此点辩解,依据《排除非法证据规定》第 7 条规定, 经审查,法庭对被告人审判前供述取得的合法性有疑问的,公诉人应当向法庭提供讯问笔录、原始的讯问过程录音录像或者其他证据,提请法庭通知讯问时其他在场人员或者其他证人出庭作证,仍不能排除刑讯逼供嫌疑的,提请法庭通知讯问人员出庭作证,对该供述取得的合法性予以证明 ,据此,检察人员当庭出具了侦查机关无刑讯逼供的说明、出具了侦查机关提供的被告人马清元持刀自伤其腹部的医院抢救病历和情况说明、马清元在被侦查人员送医院救治后对侦査人员感谢的供述。上述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证明马清元腹部等处的伤口是其自伤行为的结果,非侦査人员刑讯逼供形成。此外,马清元在侦査阶段作的有罪供述也与其他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并与据此查获的毒品等物证印证,足以证明马清元的所供属实,可以排除刑讯逼供的存在,马清元的此点辩解不能成立。
  总言之,对被告人马清元供述和辩解的审査,从证据来源上确认了马清元的供述是侦查机关合法取得,可以作为定案的证据。
  二、对证据瑕疵的审査及补正
  我国《 刑事诉讼法 》和相关法律规定明确规定了各种笔录(被告人的讯问笔录、证人的询问笔录、被害人的陈述笔录及相关辨认笔录)的制作和修改规范,实践中,侦査人员基本上严格依照规范制作相关的笔录,但由于工作疏忽等原因,一些笔录仍然存在重大缺陷或者瑕疵,进而影响到证据的合法性。对此,《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将存在重大缺陷的证据明确规定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例如,《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第 13 条明确规定, 讯问证人没有个别进行而取得的证言 没有经证人核对确认并签名(盖章)、捺指印的书面证言 等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此外,对于一些瑕疵证据,明确规定了通过有关办案人员的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仍可以采用。
  本案中,各被告人共有 10 份辨认笔录(对各被告人身份进行辨认的笔录)中,其中 3 份辨认笔录无见证人, 4 份辨认笔录虽有见证人,但无见证人的基本情况,无法证明见证人是否存在。被告人马清元的辩护人在庭审中提出,本案的辨认结果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关于辨认笔录的审查,《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也区分了两种情形,依据该规定第 30 条第 1 款第( 1 )至( 5 )项的规定,存在 辨认不是在侦查人员主持下进行的 辨认前使辨认人见到辨认对象的 等情形的,要依法严格予以排除,同时,依据该条第 2 款第( 1 )至( 5 )项的规定,存在 辨认笔录没有侦查人员、辨认人、见证人的签名或者盖章的 等情形时,通过有关办案人员的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辨认结果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据此,法庭当庭请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人员在庭审后,依据《办理死刑案件证据规定》,通过侦查机关的有关办案人员作出合理的解释提交法庭。庭审后,侦查机关的办案人员作出《说明》:为了保护证人,应见证人的要求当时未签名,并在说明中注明了见证人的身份等基本情况。检察人员将该说明提交二审法院。据此,二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瑕疵进行了及时的补正,确保了刑事案件,特别是死刑案件,达到 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的刑事诉讼证明标准。
  (一审合议庭成员:张玲玲郭绪烛杨英贞
  二审合议庭成员:孙鲁刘艺张根虎
  复核审合议庭成员:席建华冯黔刚王鲁
  编写人: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张根虎
  最高人民法院张向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最新热门
·行政处罚的对象应是有违法行为的公民、法人或者其
·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的职责和权力
·是否确为国土部门不履行办证法定职责
·未听取意见,而程序违法的具体行政行为应予撤销
·经国务院法制办批准设立执法机构,具有行政主体资
·复议机关应决定撤销没有证据、依据的具体行政行为
·具体行政行为,撤销前具有法定的确定力、拘束力和
·执行生效行政决定的实施行为不属行政复议范围
·属于国家赔偿的违法侵权情形的界定
·国土资源局限期腾地行政强制措施符合法定程序要求
最新推荐
最新图片

第八期环境法律实务研习班在京圆满结束
房地产律师-曾令佳
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扫描
湖南省律师服务收费标准

本站首页 | 本站服务 | 关于本站 | 反馈留言 | 法律咨询 | 来访路线


本站系公益网站,所载文章,仅供学习、研究以及为网友提供参考。本站文章版权归该文章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观点。
Copyright 2006-2008 www.cslawyer.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沙楚盛律师网版权所有 湘ICP备 号
文钰律师手机:13507319434 业务联系邮箱: wen9434@126.com